人民币汇率不宜自由浮动

2016年12月30日

《经济参考报》时评

 

人民币汇率是2016年的一个持续热点话题。随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逼近7这个心理关口,对人民币贬值的关注再度升温,有关当前渐进式贬值是否可以持续,以及是否应该让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的讨论也日渐热烈。

出于三方面原因,当前人民币汇率应当坚持盯住一篮子货币的调控方式,不宜自由浮动。

第一,当前这种人民币汇率调控模式可以持续。从2015“811汇改至今,人民币汇率运行经历了无序波动和有序波动两个阶段。20158月至12月,由于过度放松了对人民币中间价的调控,贬值走势与贬值预期之间形成了共振,令贬值压力大幅上升。进入2016年后,随着盯住一篮子货币这种调控方式的就位,汇率走势重回可控轨道。同期外汇储备的减少明显减慢,月均降幅不到2015年下半年的一半。贬值预期也在美元强劲升值的背景下基本保持了稳定。

第二,自由浮动未必能释放人民币贬值压力,但却必然带来巨大风险。有观点认为只要放开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让人民币一步贬到位就能释放贬值压力。当然,只要人民币贬得足够低,总能贬出升值压力来。但汇率不完全由经济基本面决定,汇率走势也会通过影响预期的方式反作用于自身。换言之,自我实现的预期所形成的多重均衡在外汇市场普遍存在。而且,自由浮动的汇率通常会超调,要贬就多半会贬过头。所以,寄希望于一次贬值到位来实现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是不现实的。相反,自由浮动后汇率的大幅波动必然难免,对经济及金融的冲击能有多大很难预估。所以,从风险和收益的对比来考虑,当前放任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十分不明智。

第三,有必要通过稳定人民币汇率来过滤国际外汇市场过度波动对我国的冲击。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统计,2016年全球外汇市场日均交易量超过5万亿美元。而目前全球一年的GDP总量不过70万亿美元出头。显然,在外汇市场过于庞大的交易量里,非基本面的投机性因素占了不小比例。所以,早在上世纪70年代,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托宾就提出了托宾税的概念,倡议全球向外汇交易征税,以降低外汇市场中的投机性因素。几十年过去了,托宾税并未成行,但托宾所指出的问题却愈演愈烈。特别在次贷危机之后,全球主要央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更是引发了全球汇率的大幅震荡。在这样的背景下,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有助于过滤掉外部投机性冲击对我国的影响,维护国内经济和金融的稳定。

当然,当前这种人民币汇率调控方式不是全无代价。为了稳汇率而消耗外储以及加强资本管制,被不少人诟病。而在近期,远期汇价显示人民币贬值预期也有明显升温,表明稳汇率的政策力度还需加大才行。但评价宏观政策要把收益和成本综合起来看。放任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似乎能避免前面这些问题,但却会引发更大风险,让中国经济付出更大代价。

所以,当前有必要继续保持对人民币汇率的调控,并且在近期加大政策力度,抑制人民币贬值预期。3万亿美元的外储是我国政府手里的一张王牌。但如果总是束手束脚,该出牌时不出牌,那王牌最后也会变成废牌。考虑到特朗普总统所倡议的宽松财政必然会大幅增加美国国债水平,引发其国内反弹,而美元走强,美国利率走高也必对美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当前美元的升势不可持续。在当下这个关口,加强人民币汇率调控政策的力度才是上策。

 


友情链接开户指南我的客服常见问题

Copyright © 2011-2015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5002317号

客服&投诉热线

021-95525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新闸路1508号17楼